用岁月和坚韧书写母爱

No Comments

“一定要过下去。”她不太会说普通话,采访中也一直用方言跟记者沟通,但唯独这句话,她说得很标准,坚定有力地重复了好几遍。

她叫章琴娟,年过七旬,头发花白,饱经风霜的脸上,刻满了岁月留下的皱纹。30多年来,1万多个日日夜夜,为守护先后下肢瘫痪的两个儿子,她几乎过着隐居的生活。即便如此,这位伟大的母亲仍用自己的乐观鼓励两个儿子坚强地活着,用岁月和坚韧书写着母爱。

今年1月,章琴娟被评为“绍兴好人”。带着对这位母亲的感佩,近日,记者走进新昌县城南乡大山庄村,探访她和她的家人们。

春日的阳光温暖和煦,大山庄村路边的樱花树开得非常烂漫,村里不少老人正坐在树荫下晒太阳,而章琴娟却没有闲情来享受这份春光。

沿着石阶步入一个小院,记者见到章琴娟正拿着扫把清扫地上细碎的茶叶和枝丫。她身材娇小,穿着朴素,行动利索。眼下正值春茶采摘季,为做到采茶和照顾儿子两不误,章琴娟想了一个办法,把茶叶枝丫割下来,一捆捆背回家,与两个儿子一起摘。

“现在茶叶价格比较高,我们可以帮妈妈多摘点。”院子里,大儿子求中军告诉记者,每天天不亮,妈妈就起床给他们做好饭,然后去1公里外的茶山把茶叶枝丫割回来。年复一年,已经延续好多年了。

院子里有一栋砖混结构的老屋和一间简易附房。老屋上下两层,底下一层只有两个房间,一间做了厨房,另一间便是娘仨的卧室,放了三张床。好在房间有20多平方米,还算宽敞。家具、衣服、棉被都收拾得整整齐齐,角落里有序码放着亲戚朋友送的一些营养品以及米和油。

房间里陈设简单,最贵的两样电器是一台小型液晶电视机和一台立式空调,电视机是前两年他们家唯一添置的“高档电器”,而空调是去年夏天大儿子求中军在上洗手间时摔断了腿,需要卧床静养的时候,一位亲戚送的。即便如此,这台空调一直被包裹得严严实实,上面已经积了灰,“电费有点贵。”小儿子求钱钧告诉记者。

老屋外墙没有粉刷,红砖裸露,墙上的电表盒也是20多年前的老物件了。“我们当时想装修好给两个儿子娶媳妇用的。”章琴娟指着不远处的马路说,建房那一年,村里的路还没有通,木头、砖块和水泥都是她跟老伴一点点从隔壁村里抬回来的。新房建好那一年,大儿子求中军22岁,刚刚交了一个女朋友。

此后,两个儿子先后瘫痪,让这个本来就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。为了让孩子们好好看看外面的世界,让苍白的生活多些色彩,章琴娟节衣缩食,给儿子买了这台电视机。每天晚上吃完饭看电视的那段时光,也是一家人最快乐的时候。

“如果没有一系列的意外,他们一家是我们村里让不少人羡慕的一户。”陪同采访的大山庄村党总支书记俞柏兴说,章琴娟的老伴原来是村里的会计,但接连的变故让章琴娟不得不扛起重担。

30年前,小儿子求钱钧刚升初中,去学校报到时,突然腿没了力气,短短半公里路走了很长时间。没过多久,求钱钧不能像正常人那样行走自如了。

章琴娟的老伴带着小儿子四处求医,杭州、义乌、宁波、上海,去了很多地方。有一年春节,听说北京天坛医院有这方面的专家,又连夜带着小儿子追上了去北京的绿皮火车。因为检查周期比较长,父子俩就在天坛医院附近租了一间破旧小平房。但这次检查,依然没有找到病因。

小儿子无法行走,只能卧床。尽管难以接受眼前的一切,但章琴娟还是擦干眼泪,认真照顾起小儿子的日常起居。她始终坚信,只要自己好好照顾,小儿子就能好起来。

然而不久,意外再次降临这个不幸的家庭。在宁波镇海码头工作的大儿子求中军也感觉腿脚有点不利索,担心会像弟弟那样,所以到处找医院看病。最终,病因找到了,上海的专家称,这是一种脑白质病变,但无法医治。25岁时,求中军也开始无法走路,生活不能自理。这一年,求中军本打算和女朋友定亲,可是这场病让他失去了爱情和工作,只能回老家养病。

可是,屋漏偏逢连夜雨。2012年,老伴又患上帕金森病,四肢无力,瘫痪在床。家庭重担全压在了章琴娟肩上。一开始,丈夫还闹情绪,不肯吃饭,章琴娟就耐心哄,慢慢地喂,并坚持给他按摩、翻身、舒展肢体……

每天,章琴娟都累得腰酸背痛,忙到晚上11点左右才能入睡。半夜里,丈夫时常会叫唤她,有时口渴,有时要上厕所。不管多困多累,她都会起床照顾,有时候一晚上得起三四次。“相当于要照顾三个男人的吃喝拉撒睡,还要给他们看病,几乎把家底都掏空了。”这几年来,章琴娟只有一个心愿,希望自己不要生病倒下。

2015年,章琴娟的老伴去世后,她白天去村里做保洁,一有空就去田地里干农活,顺道捡点柴火。屋檐下,柴火一捆捆扎得严严实。看上去有些瘦弱的章琴娟,山上山下每天要往返好几次。“你看我这么跑上跑下,所以身体也锻炼得很好。我不倒下,他们俩才有依靠。”章琴娟脸上泛出笑容,老伴走后,她经常笑着鼓励两个儿子。

小院一角,有一只白色泡沫箱,里面放着一个花篮,洋甘菊、玫瑰花等依然开得鲜艳,花瓣和叶子上还残留着水珠,显然刚刚有人浇过水。

“今年三八妇女节,章琴娟一家被评为城南乡‘最美家庭’。颁奖活动结束后,章阿姨参加了乡里组织的插花活动。这些花就是那时候拿回来的。”一旁的村干部向记者道明花的来源。

花篮的花插得很好看。受到夸奖后,章琴娟腼腆地笑出了声,她说,花是她自己挑选的,这也是她第一次插花。这花篮,给章琴娟每日反复的生活带来了色彩。

章琴娟20来岁的时候,经人介绍从隔壁村嫁到大山庄村。自从两个儿子先后生病后,她就很少出远门了,连新昌县城都很少去。“现在县城变化太大了,上次去医院配药就迷路了,差点回不来。”章琴娟说着,自己又笑了。前些年,她去县城时,看到服装店总想进去买一件,但每次犹豫再三最终还是放弃。她告诉记者,已经30多年没买过一件新衣服了,一些衣服都是身边亲戚不穿了送给她的。

尽管接连遭受打击,但磨难并没有压垮这位伟大的母亲,她的眼神明亮,笑容温暖。

“这个世上有很多人生病了未必能活下来,但是你们活下来了;虽然不能动,至少能吃能睡还能说话,可以陪我做点手工活。既然活下来了,我们就要好好活下去。”由于章琴娟的普通话表述不顺畅,小儿子求钱钧替母亲道出了心声。这些年来,妈妈就是他们的手和脚,替他们撑起了一片天。对于儿子的感激和其他人的钦佩,章琴娟说,无论什么时候,照顾孩子是妈妈应该做的。

周围邻居目睹了这几十年来章琴娟对儿子和丈夫的悉心照顾,无不为之感动,“三十年如一日的付出,一般人根本做不到。出门半天要跑回来,难得买斤肉,自己就吃土豆,把肉给两个儿子吃。这个母亲的确了不起。”

章琴娟的感人事迹传开后,乡干部给两个儿子办理了重残补助手续,让他们每个月可以领到近2000元。这些钱对一家的开销来说明显不够,但比过去好了不少。

“这些年来,生活很不容易,再苦也要咬紧牙关跨过去。如果我倒下了,儿子谁来照料呢?”采访时,章琴娟道出了心里的担忧,已经72岁的她,一直担心着儿子的未来。好在,当地政府部门给予了很多关爱。

采访当天,恰逢城南乡“乡理乡亲”服务集市开张,志愿者们来到章琴娟家里,给她的两个儿子理发。“下一步,我们准备动员一批志愿者与困难群体结对,把章阿姨这份沉甸甸的母爱延续下去。”城南乡相关负责人表示。

女子本弱,为母则刚。我可以想像一个女人在遭受接连变故时的绝望,但是当我亲眼看到章琴娟用她的笑容来应对生活的种种不如意时,我深感治愈。

当我还沉浸于采访沿途的乡村美景时,这名72岁的老人却根本没时间去留意,每天起床后就是做饭、扫地,去茶山采收茶枝,用瘦小的身躯把儿子们抱进抱出……站在章琴娟家院子里采访时,我有好几次都陷入沉思,倘若时光流转,50多年前的她,应该对未来有很多畅想。

只是,她困在了这座大山里。就算有机会去看看外面的精彩世界,为了两个儿子,她也甘愿放弃了,“不出去了,只有在这里,我才安心,他俩也安心。”

章琴娟很爱美,家里每个角落都收拾得干干净净,插花的花篮被小心翼翼地保存起来。如果没有一系列变故,或许此刻的章琴娟早已子孙满堂,享受着天伦之乐。然而,此时72岁的她,依然在与命运对抗。她也曾抱怨命运的不公,但是她接纳了命运,她的笑容,就是用来对抗命运的良药。

如果不能改变,就好好接纳,再用微笑面对余生的每一天——这是章琴娟教给我的。

采访结束回来的路上,我在蓝天下一处悬崖上看到一株白玉兰树,花儿开得分外皎洁,正如这个守在大山里跟命运斗争了半辈子的女人,弱小但有力。

Categories: 尊龙凯时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