素材 2022年高考作文押题素材:直播带货

No Comments

央视主持人朱广权与“带货一哥”李佳琦组成的“小朱配琦”组合,隔空连线,同框直播,为湖北助力在线卖货。事后统计,这场直播吸引了1091万人观看,累计卖出总价值4014万元的湖北商品。这样的“带货”能力着实抢眼。(来源:云南网)

2022年4月22日下午,陕西柞水县小岭镇金米村的淘宝直播间里,带货主播、金米村村民李旭瑛热情地推荐村里栽植的木耳。就在前一天,金米村直播间在线个月生产的木耳都卖掉了”,直播带货的成功让村里人激动不已。(来源:中国日报网)

直播带货中最著名的翻车事件,当属李佳琦的“不粘锅”。2019年10月,李佳琦的小助理演示不粘锅煎鸡蛋,鸡蛋在锅中“处处粘”,李佳琦拿过锅铲试图救场却失败,场面一度陷入尴尬。这段翻车当时还引发了业界对网红带货品控的质疑。

近日,受人社部委托,中国就业培训技术指导中心近日发布文件,拟新增10个新职业。其中,在“互联网营销师”职业下增设“直播销售员”工种。而“直播营销员”即是人们口中的“带货网红”。很快,19名电商主播获得了浙江省义乌市人力社保局颁发的职业证书,成为全国首批“持证上岗”的职业主播。

有千万粉丝的网红穆雅澜,在直播间推荐一款精华时,称手中的产品获得过“诺贝尔化学奖”,后又改口为“诺贝尔化妆学奖”,令人啼笑皆非。一位前歌手在直播镜头前推荐某果蔬纤维素时,向大家保证“碱化体质”可以“远离癌症,远离疾病”。另一位知名主持人则在直播间里推荐一款羊肚菌时说,“滋补身体绝对是最好的”,甚至称其能“壮阳补肾”。

通过直播形式对保健品功效、护肤品成分信口开河、虚假宣传,无疑是游走在灰色地带。然而,这些问题在实际操作中却面临监管难的尴尬。(来源:北京日报)

直播带货,借助的形式是直播,但最终交易的仍然是产品。产品质量过不过关、服务有没有保障,才是决定用户下一次会不会“买它”的关键。从这个角度来说,直播经济也是“口碑经济”“信任经济”,从业者的守法、诚信才是其发展壮大的基石,如果抱着做一锤子买卖的想法,必然无法行之久远。(来源:人民网)

直播带货能够起到蝴蝶效应。4月10日晚,罗永浩在抖音直播间一分钱义卖湖北脐橙,12.3万件湖北脐橙11秒售空。网友们刷屏为湖北加油,为秭归脐橙点赞。此外,罗永浩在本场直播中还推荐了一批湖北企业产品。以抖音为例的一些视频直播平台,正借助短视频或直播的方式,售卖湖北特产,助力当地产品销售和企业、农民增收。(来源:江苏经济报)

不久前,#李佳琦公司道歉#冲上热搜。上海市市场监管局一则行政处罚信息显示,美腕(上海)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主播在直播售卖某款美容仪的过程中,使用了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,被处以罚款30万元。该公司随即发布声明称,将对所涉问题进行全面整改,避免此类事件再次发生。

卖货则信口雌黄,出事就道歉了事。近年来,名人直播带货屡屡翻车,大有愈演愈烈之势,而结果无一例外是自罚三杯式的认错,表示纯属失误,承诺下不为例,或者干脆缩起头来静等时间掩埋劣迹。直播以带货为目的,却无视货品质量,眼光只盯着消费者的钱包,把衣食父母当傻瓜,这样的顶流,看似玩转了流量,在互联网混得风生水起,赚得盆满钵溢,实则无异于玩火,一着不慎就会引火烧身,飞得有多高,就会摔得有多惨。

互联网是有记忆的,李佳琦团队此前带货的“不粘锅”“大闸蟹”翻车至今余波未平。2020年“双十一”期间,其又直播推广“初普stopvx美容仪”,宣称“全脸激活胶原蛋白、提拉紧致、提拉淡纹,效果巨明显……坚持用了一个月,就相当于打了一次热玛吉,效果真的很可怕很神奇”。上海市市监部门认为,“初普stopvx美容仪”与“热玛吉”两者从定价、产品使用性能、功能、持续效果等方面都存在较大差异。当事人在无任何依据的情况下,将两者进行对比,容易引发受众不恰当的联想,足以对消费者造成误导。

我们不要求带货主播是美容仪专家,但他起码应是一个合格的销售员。主播对产品的性能、功能、质量、销售状况、用户评价、曾获荣誉等作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,违反了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》的有关规定,更遑论欺骗消费者,伤害粉丝感情,轻飘飘解释为“失误”恐难服人。李佳琦被网友誉为“淘宝一哥”,是直播带货界的传奇,盛名得来不易,美丽的鸟儿更该加倍爱惜羽毛。

当然,名人带货翻车的绝非李佳琦一人。近年来,直播带货成了最火的风口。除了专业主播,一些跨界直播带货也让人惊叹不已,还有数不清的网红趋之若鹜,产品更是五花八门,从美妆、保健、厨卫,到培训,乃至P2P不一而足。在利益和流量的驱使下,相关主播和企业漠视自身的责任,对产品质量缺乏把关意识,于是虚假宣传、诈骗诱导等种种事件层出不穷。

名人带货最大优势在于,他们的直播是一种生活方式的分享,带着鲜明个人品味和标签,“get明星同款”对大众极具吸引力。另一方面是爱屋及乌,很多人会因为喜欢某个名人而偏爱他代销的产品。换句话说,正是素人对名人的信任和追捧,成就了名人带货成色十足的光环。但去名人直播间买货与普通的追星行为毕竟有着本质的区别,产品在其中扮演着纽带乃至基石的重要作用。三天两头翻车的结果必是人设翻车,从名利双收走向彻底凉凉。

名人直播带货不是耍猴卖艺,铜锣一敲一哄而散,吃瓜群众付出了真金白银的代价,对购入的产品也有实际的需求和期望。做好直播带货需要认真的态度,负责的精神,真正的匠心。须知水能载舟亦能覆舟。尊重“上帝”,真心为消费者带来质量过硬、性价比较高的产品,才是名人带货的长红之道。而每一次道歉都在消耗信任、美誉、喜爱等隐形资产。消费者的喜爱追捧并非无穷无尽,别等失去之后才明白玩火的道理。

直播带货已不是新鲜事,而是很多年轻人日常网购的“标配”。这种新型销售形式,在短短几年间呈现快速增长。相关报告显示,2020年,中国直播电商市场交易规模达1.06万亿元。

促进就业、扩大内需、提振经济、助力乡村振兴,直播带货都发挥了积极作用。但随着这种新销售模式迅猛发展,一些问题也在凸显。一段时间以来,少数主播偷税漏税、知名主播被点名整改,除了主播个人言行失范之外,平台主体责任履行不到位、虚假宣传、销售假冒伪劣商品、售后缺位等问题频发,困扰着直播电商市场的长远发展。

落实好相关法律法规是关键。随着直播销售影响力增强,监管体系也在逐渐完善,守法合规无疑是发展的基础。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、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等7部门联合发布的网络直播营销管理办法已于2021年5月25日起施行。中国广告协会也制定了网络直播营销活动行为规范。针对网络直播带货中容易含混的直播间运营者责任、直播营销平台责任、直播营销平台审核义务等,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《关于审理网络消费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》。好政策还得强化执行环节,相关部门应继续加大落实力度,压实各方责任。

承担社会责任,主播和平台应更主动。相关方在直播带货的迅猛发展中获得大量红利,也意味着需要承担起更多社会责任。直播带货不是张口就来、说得天花乱坠,“直播销售员”作为新职业工种,也有其需遵守的职业操守、应具备的基本素质,主播在上岗前应接受相应培训,严格规范自身行为。平台作为责任主体,除了设置相应准入门槛、规范主播的基本行为,也要引导主播不断提高责任意识,在合法合规的基础上优化直播内容,传递健康正向的价值观。更要重视消费者的合理诉求,建立健全消费者举报投诉渠道,在产生纠纷时积极牵头处理。

消费者和商家是完善直播带货产业链的关键环节。消费者要敢于维护自身合法权益,主动对直播中购买到的不合格商品说“不”。由于网购退换货、售后服务等需通过快递,很多消费者感觉时间成本高、程序麻烦,即便对买到手的产品不满意,也抱着“凑合”的态度,最终不了了之。这无形中助长了部分主播继续肆意销售不合格产品。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,直播带货成为推动社会经济复苏的重要渠道,但这个过程中“头部”主播因为聚集巨大流量而掌握议价权,让市场趋向流量垄断。对单一渠道的过分依赖,长期来看对商家和平台来说都不是好事。直播带货不是打造爆款的唯一途径,许多商家开始意识到,长红的产品更需要耐心打磨、用心经营,发展多元销售渠道。

直播带货正在成为消费常态。不论消费者还是商家对直播带货的态度都趋于理性,直播带货终究只是形式,从本质上讲,质量合格、服务到位、售后齐全,才是消费者关注的重点。唯有健康有序,直播带货方能走稳走远。

Categories: 尊龙新版手机app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